您好,欢迎进入合肥终身学习网!登录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?
首页 | 学习导航 | 数字图书馆 |微课程 |在职学历教育 |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 |远程教室 | 移动学习 | 志愿者 | 资源征集
热门课程
推荐课程
最新课程
您的位置:首页 > 课程资源 > 新市民教育 > 详细内容

烟波浩淼的巢湖北岸,蜿蜒曲折的烔、炀两河在此处交汇,烔炀镇就如同一颗璀璨夺目的珍珠镶嵌在合肥与巢湖之间。“陷巢州,长庐州”的传说,给这片土地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有着千年历史的烔炀镇,商贾云集,街景繁荣,曾是巢县西乡重镇,重要的商贸流通集散地。

两条河一段传说

世上许多大城市滨江临河,并且小城镇也不例外,充分说明人类是逐水而居的。这在巢湖也比较明显,主要古镇均据河而兴,如散兵河边有散兵镇、柘皋河边有柘皋镇、夏阁河边有夏阁镇,至于烔炀河边,自然有烔炀镇。

烔炀镇取名于烔炀河,因境内烔河和炀河交汇而得名。我们驱车来到了烔河和炀河的交汇处,远远地便能看到,两条并不宽大的河流交织在一起,连成一片。若不是当地人的指引,很难想象这里便是烔炀镇的起源地。

“烔河原名桐河,发源于肥东县桐山南麓,炀河原名杨河,发源于镇西的杨子山,两河交汇于镇南,形成桐杨河,注入巢湖。因镇区经常遭受水灾,百姓为避水患,意以火来克水,将桐杨河的‘桐’、‘杨’二字的木字旁,改为火字旁,形成了今天的‘烔炀河’。”据当地人介绍说,新华字典中的“烔”字,就注释为安徽巢县烔炀河镇的专用字。由此可见,烔炀镇的形成历史久远。

“借问邑人沉水事,已经秦汉几千年。”公元239年,在烔炀河境内的居巢古城神秘消失了。近年来,考古专家在烔炀镇唐嘴村前的湖滩上,发现水下有座古城遗址,但古城神秘消失的原因,至今依然众说纷纭。据说居巢古城陷落后,幸存百姓择地势较高的烔炀河口而居,生息繁衍。而烔炀镇的历史,可追溯到汉唐时期。据史书记载,烔炀镇建于南宋谆熙年间年间(1174—1189年),有近千年的历史。不过,虽然烔炀镇形成较早,但发展繁荣却是在明清时期。清朝同治年间建制设镇,是烔炀镇的兴旺时期,常住人口五千多人。

古色古香的老街

很多古镇至今还留有老街,但大多已改头换面,古建筑更是消失殆尽。而烔炀镇的古镇街,却首次让我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,仿佛回到了旧时代。古老的建筑饱经沧桑,又平静自得,有时候甚至像个老者,为晚辈们述说着历史。

古老的缝纫机依靠在窗前,一旦有人坐下来开始缝制一件叫做回忆的衣裳,过往的点点滴滴就都涌现在细密的针脚里;挂满蜘蛛网的马头墙,依旧高傲地仰着头,眺望远方,一直在等待着出走的主人早日归来。青砖黛瓦,雕梁画栋,自然古朴,隐僻典雅。

古镇街并不是一直到底,而是一条呈T字形的街道,分为南街、北街、中街、东街。在老街东闸口墙上,镶嵌着一块清朝同治七年的县衙公告,即“正堂陈示”,上面刻有关于禁赌、禁烟、禁宰杀耕牛、禁唱淫秽庐剧等内容的维护社会治安的公告。据说到了晚清和民国时期,镇上有京、广、杂、山等各色商店,织、砻、磨、糖、糟等多种作坊,古民居和店铺更是多达千余间,繁华程度由此可见一斑。而如今在300多米长的烔炀老街上,依旧保存着近500余间明、清时期的古民居。

“过去这条街上,茶店、小卖部、老药店各类商铺都有,南货商店的糕点过去十分出名,还有李鸿章侄子开的当铺也在这条街上。”据住在老街上的丁存银介绍说,过去的古镇街是烔炀镇商贸交易的聚集地,周围的村民都到这里来赶集。“过去街道路面都是用青石板铺成,路的中间还有独轮车压出来的沟子。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这里还非常有人气,即使是‘文革’期间,这里的生活依然有规律,并没有给当地的老百姓带来太大的影响。”丁存银现在的家,是后来重建的,没有了旧时代的喧嚣,与这条老街一起,归为平静。

千年古镇传奇多

水陆便捷,使烔炀逐渐发展成为居巢第二古镇。千年历史的积淀,为这座古镇平添了许多故事和传说:李鸿章家族曾在镇上设当铺,至今古貌犹存;张治中的少将秘书,在镇上也有居所;抗日战争期间,日本人占领淮南铁路,在烔炀修筑的几座碉堡,仍然立在镇边,默默诉说着侵略者的罪恶……

在老街深处,轻而易举便能找到李鸿章家的当铺,尽管颓唐,难掩风采。建筑规模五开间七进,占地1000多平方米,建筑面积850多平方米。有一种说法称,烔炀李鸿章当铺,是李鸿章于光绪年间,斥资在烔炀镇东街收买的旧房,然后改造成了当铺。但实际上,这座当铺的主人不是李鸿章,而房子也不是二手房。当铺的主人叫李大海,他是李鸿章的侄子,他的父亲是李鸿章的五弟李凤章。

据当地人回忆说,他们的祖辈曾亲见李家在这块地上起的新房,当时,“木料堆积如山,而且用的木头都很讲究,都从江南拉过来,拉了一船又一船。”

通过当铺仍大致保留完好的框架,可以大概恢复其当年的建筑原貌:推开铜皮大门,是第一进厦屋,屋当中,从屋梁垂至地面的是一幅硕大木质照壁,冷杉为柱,横梁雕花,使人不禁想像照壁背后的世界是何等神秘。绕过照壁,是一方青石板铺底的天井,人走两边的抄手廊,来到面积达200多平方米的第三进大厅,这里是当铺的主营业厅及会客厅,厅内均匀排列着30根粗木柱,下以青石作础,上承作为仓库的阁楼,阁楼仅靠两端一人大小的出口与大厅相连,靠扶梯直上直下,上下完后,梯子即时撤走。这是为了杜绝闲杂人等上楼,能上阁楼的,除了掌柜,就是专门负责仓库管理的伙计,他们往往是当铺里最忠诚的人。

遗憾的是,到底破落凋零了,如今屋内已是一片狼藉。看到过不少呼吁保护的建议,却终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,只能让这座古寨继续在风雨中飘摇。

在镇子的不远处,我发现了一个很意外的地方——李克农将军故居。著名“传奇将军”李克农诞生于此,更加为这个千年古镇增添了传奇色彩。大门门楣上刻有原国家主席杨尚昆“李克农故居”的题字。厅内陈列李克农将军生前200多幅他在各个革命时期的珍贵照片和40多件革命文物。园区中安放一尊李克农将军半身铜像,在一棵百年梅花树的衬映下,更显将军威武传奇和不平凡的人生。


上一篇:三千年历史沉淀柘皋古镇
下一篇:周瑜桥

学习计划提醒

在线咨询